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山 > 芬兰的森林

芬兰的森林

来芬兰之前,就听说这是一个森林与城市融合度很高、彼此难以划分的国度。在芬兰的第四天,比较彻底地体验了芬兰的森林之美。

这几天芬兰的天气都是早晨阴霾,但一过午后,则是艳阳高照、蓝天白云好不壮观。而当天的重头戏就是来到离首都赫尔辛基一小时左右车程的Nuuksio国家公园。

在森林与湖泊互现的道路上行进一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国家公园的一栋木质别墅。别墅外,当天活动的向导、曾经接待过造访的中国省长的Pekka Väänänen早等在一旁。身材高大的Pekka,是这里有名的森林通,据他介绍,当地森林火灾出现时,消防队都要询问他的意见。言语中,可以感觉到他对这片森林的热爱,而随后的穿越森林之旅,也让我们见证了什么叫真正的自然主义者。

在高大的丛林中穿行,Pekka不断从路边给我们摘下各种不同的叶子让我们品尝,在他看来,森林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来到一处巨大的蚁穴,Pekka将他的大手放在蚁穴上,任由硕大的森林蚂蚁爬满他的手掌和胳膊。并凑近让我盯着这些真正的丛林主人看,“你看,它们会盯着你看,你不去伤害它们,它们也不会咬你。”看着这些硕大的森林主人,我的脑海中出现的就是《阿凡达》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象,只是这一幕现在真实地摆在我眼前。

一路行进,来到一处野营地。Pekka卸下他巨大的旅行背包,告诉我们,现在是我们的野餐时间,书包里,有香肠、玉米、咖啡、牛奶,而他同时要教给我们一些基本的丛林生存常识。劈材、寻找作为引火的树皮,慢慢地,一团篝火在我们面前燃起。Pekka一直提着的一个早已通体发黑的水壶派上了用场。壶里烧着水、同时烤着香肠,我们在丛林蚊子的包围下,听Pekka讲他的经历、他对自然的热爱。

Pekka口才很好,可以滔滔不绝一直说。在他一段段的经历和遭遇中,水开了。Pekka将整整一袋咖啡倒入烧开的水中,又将水壶放在篝火上,让我们的在森林深处,也能享受到香醇的咖啡。就着咖啡和香肠,我们穿梭在历史和现实间。出身军人家庭的Pekka说他最讨厌的就是战争,而自己做过最蠢的一件事就是几年前买了一辆车——不过,Pekka并非那种极端的环保主义者,因为他也用手机,当然是诺基亚的(在芬兰,我没有看到一部iPhone,不知因为这是诺基亚的国家还是芬兰人对苹果无感,总之,耳边响起的都是我熟悉的诺基亚铃声而非在北京大街上随处响起的苹果铃)。

得知我来自中国,Pekka很真诚地说,如果中国能走出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道路,那对世界的影响将是巨大的,“我们只有500万人,而你们拥有13亿人口。”很遗憾,也许我们从未期待达到芬兰这种人与自然几乎无缝链接的程度,但似乎我们距离这个目标渐行渐远。

篝火的火势渐小,到该回程的时候了。Pekka的一句无心之语激起了我们的好奇心。“要是我一个在森林中煮水,我就不用水壶,而是直接用纸杯。”纸杯也能煮咖啡?我们都不相信。但Pekka告诉我们,用纸杯可以更快地让水沸腾,进而减少能源消耗。在我们的质疑中,Pekka真地用纸杯煮起了咖啡,除了纸杯很少一部分没有与咖啡接触的地方燃着外,纸杯真地煮沸了咖啡。

回程的路上,我们又吃了一路的各种叶子,而我还喝了整整半罐的牛奶,这些牛奶本来是作为咖啡伴侣的,但是没有喝完,而纸罐开口后也没法保存携带,我自告奋勇将牛奶喝掉。此举受到了Pekka的表扬,“牛奶不能倒在泥土上,会使得土壤酸化。”

回到木屋别墅,等待我们的是芬兰的招牌烟熏三文鱼以及沙拉,此时的我,很后悔多吃了一根香肠,以致已没有太多空间享受这种纯粹的三文鱼。

森林、湖泊、蚂蚁、蚊子,各种事物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还有这么一段:“你知道么,在芬兰的传说中,熊从来不吃女性,今天的芬兰人其实是熊和一位女子的后代,熊怎么会吃自己的伴侣呢?”当然,Pekka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国家公园只有两只熊,不过它们都很害羞,躲人都来不及。我不知道熊不伤害女性的传说是真是假,但我清楚的是,森林以及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生物的的确确嵌入了芬兰人的DNA。■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