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山 > 中国领导人访美的时间窗口

中国领导人访美的时间窗口

按照去年奥巴马总统访华时中美双方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于今年年内对美国进行访问。但“谷歌风波”,美国对台军售、以及奥巴马会见达赖等事件,都给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拟定中的年内访美投下不确定因素。特别鉴于中美两军的高层往来目前已遭到推迟或延期。

按照外访的对等和方便原则,如果中国领导人确实要实现年内访美,可供选择的时间窗口并不多。因为去年奥巴马访华采取的亚洲四国并参加APEC年会的方式,因此,中国领导人的访美也应当是采取类似的系列访问方式,不大可能单独访问美国。这样一来,又涉及到外访的地域便利原则,比如,很难想像领导人会在访问非洲的时候加上美国。

这样一来,可供选择的时间窗口有4月12日至13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核安全峰会”。借峰会东风顺访美国,再自然不过。但这个时间窗口存在的问题是,当下中美关系并未完全转暖,特别是两国关于人民币汇率的争执有愈演愈烈之势。此外,加上峰会的敏感话题“核安全”。由于伊朗错过美国设定的去年年底前就伊朗核项目进行谈判的截止日期,因此,有关安理会通过最新一轮对伊朗制裁决议的呼声日高。但中国坚持对话外交手段解决伊核问题的原则立场。在围绕如何处理伊核僵局的的背景下,如果胡锦涛此时访美,明显时机不对。

而且,美国财政部将在4月15日确定是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如果此时宣布访美,等于美国肯定不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虽然中国成为“汇率操纵国”的可能性并不大,但这么做,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砝码就少了。

第二个时间窗口是4月下旬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的第二届“金砖四国”峰会。巴西在南美,到美国不算远。但这个时间窗口也有一个问题,就是这样一个新兴经济体的峰会,与会领导人却到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进行访问,多少显得不是那么协调。我们回忆一下,去年胡锦涛出席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后,访问的国家分别是俄罗斯、斯洛伐克和克罗地亚。并没有传统中的西欧国家。

不过,总体而言,这个时间点并不是太坏,只要届时美国没有将中国类为“汇率操纵国”,两国在一些问题的上分歧得到一定程度化解。

第三,则是6月在加拿大举行的G20峰会,以及G8峰会。这个窗口的好处是,加拿大本身离美国近,而且利用参加完这个既包括传统西方工业大国和新兴经济体的论坛机会,顺访美国,要比参加完只包括新兴经济体会议后对发达国家的访问形式上更合适。

但是这个时间窗口的疑问是,根据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的透露,第二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于5月24日至25日在北京举行。如果两国领导人不能在5月底前举行会晤,定下两国关系今年交往的基调,那么这次会谈谈什么呢?当然,可以像洪博培说的那样,谈两国“分歧”,如果是这样,那也很好解释了两国领导人不会在5月底前举行会晤,因为分歧很清楚,不用领导人定调就可以谈。不过,这也说明今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不会有太多成果。

第四个窗口,那就很难说。因为今年11月的APEC峰会在日本举行,加上年底还有一次在韩国举行的G20峰会。中美领导人在两次会上都会会晤。但很难想象,两国领导人刚见完,还有大老远跑到美国的必要。

最后一个窗口,就是同样年底在墨西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但这次会是否会吸引类似去年哥本哈根会议那样的全球热情,不得而知。因此,国家领导人有无去的必要,是一个问题。

当然,外交上,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就像2009年《中法联合声明》的突然宣布,为中法两国领导人打破由于后者坚持会见达赖而产生的关系坚冰奠定基础,实现两国领导人在G20伦敦峰会期间的见面。

此外,还需要考虑美国国内政治因素,奥巴马已经表明,6月前不会进行任何外访,主要是为了推动国内医改和关注国内经济需要。这样的话,让他在6月前即使在美国会见外国领导人,也不合适。

综上,外交上的一些惯例遵循以及中美关系转暖的时间要求,6月到11月APEC会前,如果今年中国国家领导人的访美要成行,应该是这个时候。

推荐 9